中文 English

戏说祭灶

灶神爷是女的。她的娘家在天上,就是五皇大帝。

既是女的,称“爷”就不适合。蒙语叫“嘎赖罕额赫”,就是灶王奶奶。说奶奶,也不老,千百年来就那么年轻。她一年三百六十天都生活在牧民家,只有腊月二十三四回娘家走一趟,汇报这一家人一年来的所作所为。主人家为了让她“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就拿最好吃的东西为她饯行,这就有了祭灶。

灶王奶奶最爱吃什么?牧区的蒙古人给走娘家的姑娘吃胸茬,所以也给灶王奶奶吃这玩意儿。这种胸茬,冬天大小雪中间卧(杀)羊时就准备好了,上面专门留一块皮未剥,表示奉献的仍是一只全羊。不过灶王奶奶吃不了一只羊,甚至也不吃胸茬上的肉,只闻闻烧胸骨的味就够了。只是她爱挑剔,你剥肉时必须用毛巾(当时尚无口罩)捂住口鼻,不能把热气呼到胸骨上,否则她就不吃了。除了胸骨跟一大堆附带物以外,还有一菜一汤一饭:煮胸茬时连肥肠、大肋、长骨、胫骨也煮讲去,捞出来连胸茬上剥下的肉都放在召福斗里,是为一菜。剩下的肉汤,把上面的油撇出去,盛在木碗里,称为“哈利木”,是为一汤。撇过油的汤,再倒进大米、糜米、酪蛋、葡萄、红枣、黑糖,尽汤多少煮一大锅粥,称为“灶饭”,是为一饭。

祭灶的一切事务必须在白天准备就绪,晚上星星出来后正式开始,把蒙古包打扫得干干净净,满地铺上白毡和栽绒。全家老小要穿上新衣,妇女们戴上亮闪闪的首饰和帽子。火撑的四个角上,点上四盏酥油灯。男主人先用火镰击燃火种,把它递给女主人。女主人用它把火撑里早巳架好的柴薪点燃,等火势起来以后,唱诗般地吟起《祭灶词》:“灶王奶奶您老人家,从今年的此时,到明年的今天,保佑我们家里人丁满,浩特牲畜满。不要有灾灾病病,不要有三长两短,老少长命百岁,个个健康平安……”念到相应的内容上,男主人便站起来,将胸骨头朝北,凹朝上投进火中。其余成员,都仿照他的作法,把手中的菜、饭、汤等等各取少许,洒在火上。然后互换供品,再取再洒,使每人能把所有供品祭洒一遍,气氛显得忙忙乱乱、热热闹闹的.有的还把灶饭抹在火撑腿上,因为灶王奶奶喜欢步嘴多舌,给她嘴上抹画抹画,她就报喜不报忧了.这当儿女王人早就腾出手来,用那把大勺子挖上酥油,一勺一勺地往火上祭洒。灶火见了油,立刻噼噼啪啪燃烧起来,火苗窜出天窗老高,往往数十里可见。火光映着酥油灯,包里一片明亮。一股燃烧骨、肉、油、奶的氤氲之气,把大家笼罩在半人半仙的境地。一家人对着大火三拜九叩,而后退回桌边,序齿落座。每人盛一碗灶饭,先不吃,由男主人带头举起召福斗(别人手里也,各有所执),带头念道:“生长的五谷的福气,奔跑的五畜的福气,呼瑞呼瑞!鬃好的公马的福气,奶好的乳牛的福气,呼瑞呼瑞……”他一边念,一边用双手举着召福斗,在头上顺时针旋转.别人也群起仿效,旋转手中之物,接着他的尾音念“呼瑞呼瑞”,最后把召福斗放到神龛前面,这才开始吃灶饭——享受灶王奶奶的口福。

灶王奶奶二十三四上天以后,除夕晚上才回来,这段时间人间没人管理,牧民称为“无主的七天”。前清时代在王府任职的大小官吏,这天都放了官假,回家过年。一直到今天牧区乡苏木一级的干部,一过腊月二十三四也就很难找了。如果谁要回不去,那口福就会给他留到大年三十,就是死去的人,也要给他留一份。因为这不是一般的饭,含有接续这一家族香火的意义。虽然它的实际代表不过是四条腿、三道箍的铁火撑,但蒙古人把它看得很神圣,认为它上面的火是“自古不熄的香烟,祖先热烈的呼吸。一年四卑不让熄灭,游牧途中蒂在身边”。灶王奶奶不仅给一家人带来光明和幸福,还用她温暖的怀抱把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养育成人。外族嫁过来的姑娘,只要给灶王奶奶一磕头,就得把姑娘辫梳成媳妇头,成了家族的一员,再不能上娘家的坟了。元朝皇帝奖励牛过千头的牧民,不用金银财宝、长袍马褂,而是一个精致的钢火撑,取其家族兴旺寿长福永之意。灶王奶奶还有个脾气,“一肚生下七八个,偏偏爱把小的亲”.蒙古族的家产继承习惯,从成吉思汗传位给幼子托雷开始,就是传给“老疙瘩”的,所以蒙古人又把香火称为“敖特根嘎勒”——老儿子的香火。

版权信息ICP认证等内容
Powered by www.wedonet.com. Style Name:月亮湖(三). Run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