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宋军:起落沉浮沙满天

 

文·本刊记者 朱雪尘/图·本刊记者 姜苏鹏《英才》2003年第9期
 
    回首与沙漠的缘分,宋军说这是命运的必然。

    "佛修到一定的时候,无处不在。很多时候一个人出现了方向问题,他的守护神不会告诉他:'你不要去',而是会通过各个方面给你调整到最正确的方向。"

    1995年,宋军离开巨人集团,自立门户"九汉天成"。此后,宋军靠代理巨人产品以及营销策划谋生。当宋军拥有400万的时候,他从银行贷了600万,来到了宁夏,开始了他"一波三折"的创业。
金钱与命运一个说不完的话题,在包容蓝天、黄沙、白云的阿拉善腾格里沙漠月亮湖畔,宋军与《英才》展开了一次关于命运的对话。

    三起三落

    夜晚的沙漠是一片寂静的海洋,宋军自己驾着一只小艇,泛舟湖心,他喜欢躺在甲板上仰望星空。
"寂静的夜里,看到星空的银河,你会感到自己的渺小,可是你也会感到融入自然之后,你所做的事情,并不由得你,你只是一个代表,你代表了社会的需求,代表了自然和社会的和谐。所有的事情都是自然在操作,你荣幸之所在是这个'代表'没有选择别人,而是你。"
成功或者失败者在回首往事的时候,常常会觉得冥冥之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为此他讲到一段早年的梦境。

    "曾经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我登上了一座高山,站在山顶之上俯视,我看到从山间峡谷的深处,浮出一片白云,云随着峡谷的走势起起落落,最后在峡谷的末尾平缓地消散。老人告诉我:这起伏的白云名为:胡笳十八拍,每一拍就是这白云的起伏。而结尾那消散的白云正是十八拍之后余韵的半拍。我便起身向云雾生起的地方看去,似乎那是一段炊烟,我不顾老人的劝阻,奔下山去,来到了云雾升起的地方,那是一个村庄,而云雾正是傍晚各个农舍房顶升起的炊烟,可是突然间,一切都变了。此时,我在耳边听到了老者的声音:世人所见,逐其细部,失之大观,可悲可叹。"
大观与细部的哲学思辩没有尽头,但宋军"承认"自己一直在着力思考"大"的方面。
大学毕业后,宋军被分配到哈尔滨铁路局,在那里一干就是十年。十年间,宋军自学了很多法律的课程,1988年参加了第一届全国司法考试,成为了一名律师。随后,宋军离开了铁路局,与朋友合伙开办了一家律师事务所。

    1993年,宋军遇到中学好友史玉柱,史邀其加盟巨人集团,于是宋军担任了巨人企划院的院长,并且兼任巨人集团的法律顾问,以及新闻发言人。当时巨人集团的所有企业形象策划,新闻发布,均经宋军之手,同时宋军因工作的关系,结交了很多新闻界、经济学术界的朋友,也为他日后奠定了社会资源的基础。

    宋军告诉记者,巨人失败之后,史玉柱曾经多次来到过阿拉善,面对沙漠、湖水反思,宋军、史玉柱等人还捐资重修了藏传佛教的圣地--南寺。
离开巨人之后,宋军靠代理一些巨人产品和营销策划赚取了第一桶金,而市场策划和营销渠道一直为宋军的月亮湖度假村提供着源源不断地资金支持,其中操作较为成功的案例有中华灵芝宝的市场策划。

    提到修建月亮湖度假村,宋军说那是缘自失败后的偶然。

    自认为理想主义色彩很浓的宋军,选择了关乎中国根本的农业。1995年宋军来到宁夏之时,加上600万贷款共有1000万的资金,虽说这笔款项不大,但在当时由外地来宁夏投资农业的也属凤毛麟角。进入之后,宋军就打算搞生态农业,治理沙漠,宋军说当时他的农场就在银广夏的旁边,面积有一万多亩。而宋军与银广厦准备投资的都是同一种植物麻黄。
对于取消该项目宋军一直处于犹豫之中。或许是上苍的安排,当年贺兰山的一场大雨,冲毁了宋军的育苗基地,也让宋军彻底打消了种植麻黄的念头。
1997年初宋军选择了干红葡萄酒作为新的项目。根据宋军的市场调查,当年干红的市场容量与产量反差极大,市场利润很高,同时宋军通过咨询农科院的专家,认为宁夏非常适合葡萄酒的原料生产和加工。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1997年下半年,当宋军赴法国采购种苗的时候,宋军费尽心力,花费重金请专家作的干红可行性报告被当地某主管部门即将退休的负责人窃取,并用宋军的材料和名义上报,取得了经营许可证,成立了自己的葡萄酒生产基地。
闻知此事后宋军暴跳如雷,这不仅因为一年来所有的心力付诸流水,最让宋军想不通的是:明明是为了当地发展做的好事,却被蒙得一败涂地。事后,宋军将此事反应给新闻界的朋友,一位记者将此事写成内参,直达自治区党委。最终,此事在自治区党委的协调下,给了宋军一个"圆满"的解决。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8年宋军转向高科技产品蛋黄卵磷脂的生产加工,一家挂牌的科技企业,找到宋军称其拥有中国惟一的超临界取卵磷脂加工技术及设备。宋军想既然中国有这种技术,又何必舍近求远,于是宋军责成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副总来办这件事。可是当宋军付出600万的订金之后,这个公司便从此消失了,当公安部门追查到诈骗者的时候,款子已经挥霍一空。
4年间3次失败,宋军并没有如很多企业家一样离开西部,因为他见到了沙漠里的月亮湖。
"当我第一次见到月亮湖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到沙漠的美,在月亮湖看到野生的天鹅,我拿着照相机,轻轻地一步步凑过去给他们拍照,生怕惊跑它们。那时我想到,如果在这个地方投资,5年、10年之后,这个地方就会成为顶级的沙漠探险旅游区,于是,我来到了内蒙古的阿拉善。"
无论选择与被选择,宋军最终都来到了内蒙古的沙漠之中,而沙漠同时也告诉了宋军许多。

    一沙一世界

    其实,每个人的命运是否一定并不确实,因为命运握在自己的手中,你在改变世界的同时,世界也在改变着你。

    宋军说他每年有7个月的时间呆在沙漠,有5个月的时间呆在北京。因为他不喜欢灯红酒绿、空气中充满汽油味的北京,他说:"在北京生活,你无法改变周围的世界,同时还会被它改变,与其这样,我不如回到沙漠,来改变我周围的天地。"

    记者问宋军离开城市是否是一种对于责任的逃避。宋军说他没有逃避,他觉得:"所谓逃避,是你能够做的事情而不去做,而我在做我能够做的事情。"

    三次失败之后,宋军来到了内蒙的滕格里沙漠,北京的沙尘暴便源于此。沙漠边上绵延800公里、30公里宽的梭梭林,因为众多的原因,已经剩余不到20%。绿色长龙的消失,让沙漠开始蠢蠢欲动,而西伯利亚的风,让黄沙开始了席卷神州的征程。

    宋军在了解这一切的同时,知道了在梭梭的根部寄生着一种药用价值很高的保健品叫苁蓉,有很强的滋补功效。而这一切让宋军看到了财富和他的理想。

    "我让农牧民来买我的苗,种苁蓉,这样一方面在恢复被破坏的梭梭林,一方面逐渐退牧还林,这样从两头就把沙漠控制起来了。同时,农牧民种植苁蓉是他原收入的十倍。"宋军把他的计划告诉了国家科委、国家计委,同时得到了国家的资金支持。在沙漠逐渐恢复的过程中,宋军的苁蓉和苁蓉酒也开始销往全国各地。

    佛家人常说:"一沙一世界,一叶一浮屠。"然而久居沙漠之中,宋军对于沙漠的感觉从开始的激越逐渐归为平淡,这种似乎如爱情过渡到婚姻般的感觉,在宋军看来再正常不过。与沙漠共生存,与沙漠共改变。

    "到西部来,你必须尊重当地的一切,如果你到处指手画脚,越朴实的地方,越不看你的这些得意忘形。你要生根,要引导当地去改变。就要研究当地的历史文化。"

    来到阿拉善之后,宋军拜访了南寺的活佛,让宋军感受到庙宇不仅仅是一个朝拜的所在,同时也是当地文化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为了融入当地,宋军邀史玉柱等几位好友出资百万重修了南寺,并按照旅游区的规模重新兴建。

    谈到舍与得,宋军说:"渴了的时候,边上有一瓶矿泉水,你必然要打开,因为水对你来说是一种需求。同样,我所做的仿佛是给出去,但对我来说是一种必然的需求。舍和得既是两个概念,本质又一致,舍本身就是一种得,形式上是舍,本质上是得,先舍,尔后得。"


    为了自己的理想和财富而努力,宋军说这是一种入世的修行,他觉得这比清修来的实际,因为这样更能推动社会的发展。

版权信息ICP认证等内容
Powered by www.wedonet.com. Style Name:月亮湖(三). Run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