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安享与敬畏

 

       一次度假,两种心情,就像大自然的两面,供你享受同时不允许你挑战它
                               

                              安享与敬畏
闫文健/文
    在月亮湖的那些天总是情不自禁睡着了。早上9点多,本想趁着阳光还不很强烈,躺在湖边看会儿书,周围只有湖水哗啦哗啦的流淌声,音调各色的鸟声此起彼伏,此外再没有其他声响,静谧得没5分钟就沉睡了。一睁眼反而恍若梦境,初中地理老师说过,如若把南极的冰川都融化,灌溉在地球上所有沙漠里,它们都将变为绿洲。但是眼前的湖水和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让我有了迷惑:生生不息的湖水没让沙漠成为绿洲,风沙四起的沙漠也终将没能吞噬湖水。它们在这相依了千万年,让人类感到不可思议。
    月亮湖地处腾格里沙漠腹地,属于内蒙古最西部的阿拉善盟,盟下分为额济纳旗、阿右旗和阿左旗。从阿左旗公路进入月亮湖的交通工具,有越野车、改装卡车和三角翼。前两者是沙漠冲浪,过山车一般刺激。在三角翼上从空中俯瞰,会发现这片湛蓝的湖水像一弯月亮,镶嵌于沙海之上——这也是它的得名。腾格里沙漠面积约4.2万平方公里,有大小湖泊400多个,是我国湖泊最多的沙漠。这一汪由地质演变留下的沙漠湖水,由于多处泉眼的供给,依然保持着原古的面积和水位。当地人讲,冬天时湖水大面积结冰,但几处泉眼周围不结冰,而且还看得到汩汩地往外冒水。
                                享受自然
    下午4点左右,太阳不那么强烈了,湖水也已经被炙烤得有了温度。月亮湖单独圈起一片水深在2米到3米的游泳区,几个游客和我一样下了水,有人游泳,有人泡在水里。稍显咸涩的湖水含有钾盐、锰盐、硭硝、天然苏打、天然碱、氧化铁等元素,下水就当做药浴了。按照当地人的建议,上水后我们又走到100米外的沙丘上做“埋沙”。积聚了高热量的细沙逐渐把热量传递到身上,从内脏到皮肤都感觉热乎乎的,有些微微出汗。不知不觉又睡着了——在这里睡觉是最容易的,听旁边两个日本人说,埋在这么好的沙子里,本身就治疗失眠的。这里好像处处都是宝贝。由于独特的地质沉积,月亮湖的河床上遍布着罕见的黑泥,富含多种矿物质,据说超过了死海黑泥的品质。经常看见有人躺在滩涂上,拨开上面一层黄沙,把自己埋在下面的黑泥里养生。
    以往出游总是刻意避开旅行团热衷的线路和地点,不过在这里,即使是游客多的时候,哪怕是跟着导游小红旗特地来感受沙漠生态的旅行团,也不会乱月亮湖的清梦。一望无际的沙漠实在太过包容了,他们做游戏的喧嚣声穿透在空旷寂静的大漠里,却像回声一样没有后劲,还会映衬得这里更加安静。我在湖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感受着这奇特的声音效果,毫无先前看到人多时的烦躁。
    月亮湖的旅游开发,最可贵的是几乎保持了一切原生态的东西。躺在小船里任其在湖面上慢慢漂流,被阳光晒得眯起了眼睛,刚觉得有些热,夹揉着口哨声的沙漠季风又会吹来干燥凉爽的气息。漂到湖边的芦苇荡里,以此安家的野鸭子、灰鹤、鸿雁、水鸡、鸳鸯等鸟类,各自在区域里谈恋爱、哄孩子,或者跟我一样独自呆着,想着心事。即使我的船头不小心碰到芦苇根,它们也并不惊恐,充其量看我一会儿然后三俩结伴擦着水面飞走了。睡饱后拿着相机和望远镜环湖走上一圈,周边生长着锁阳、红柳、白刺、苦豆子等植物,滩涂草甸上能看到更多式样各异的鸟的家园。
    阿拉善自古就是候鸟的栖息之所。每年3月和11月,是天鹅迁徙的季节,成群结队的天鹅在月亮湖休憩、歇脚,然后继续前行。听周围为数已经很少的牧民讲,不知是不是多年来被人类伤害太深了,还是生性高傲,和其他鸟类不同,身躯高大的天鹅,却实在是敏感胆小了,很容易觉察到几百米外人的存在,它们就会惊恐地逃到天上去。所以每年天鹅到来的季节里,人们也都是远远的观看,景象十分壮观。
    我乘坐蒙族小伙子的2020吉普,在高低起伏的沙漠里上下迂回穿行了10多分钟,达到了传说中的黄草湖。现在是6月,天鹅们恐怕已经到达欧洲了,这里还有很多灵敏的燕子,除了我们常见的黑白两色,还有蓝色背羽的,跟披着蓝宝石缎面似的,体型也稍大一些。
    黄草湖地处更深的沙漠盆地,来往的风也更猛烈些。随着风声渐急,周围唯一能见的沙丘缓中有急地走着太极步伐移动着,水面的波浪声也大了起来。如若不是旁边站着蒙族司机,我一个人站在这湖边,想必是会害怕的,害怕沙漠冲将过来,将我和这片湖水一并吞噬掉。随着风声四起,一大团乌云逐渐从东北方向压过来,天空忽然呈现出一种阴郁的亮色,映照的沙丘仿佛有了山脉的质地。觉得这景象似曾相识——像是苏格兰高地——而阿拉善沙漠确实海拔也在1500米左右。
敬畏生态
    阿拉善沙漠由巴丹吉林、乌兰布和、腾格里3个沙漠组成,总面积72600多平方公里,位居中国第二、世界第四,并仍以每年几十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甚至3个沙漠之间的植被带正在迅速减少,大有连成一片的架势。其实在距今2亿年前的三叠纪,阿拉善地区还是古地中海的一部分,到三叠纪末期,印支造山运动使古地中海逐渐西退,而昆仑山脉、横断山脉和秦岭山脉横空突起。再加上距今3千万年至4千万年的喜马拉雅造山运动,青藏高原高高隆起,更加导致阿拉善不但远离了海洋,湿润空气也被重山阻隔,气候逐渐干旱并形成沙漠。
    事实上,沙漠是自然生态平衡的结果,在一个漫长的历史时期它应该是相对稳定的。即使在成为沙漠的成千上万年间,这里一直都是水草丰美的地方。阿拉善东部由贺兰山把它和宁夏隔开,至今交接的山口处还蜿蜒着很长一段古长城残迹,被黄河水滋润的贺兰山脉蕴涵着丰富的原始次生林;西部黑河(又称弱水)流经阿拉善境内270公里注入居延海,造就了以胡杨林为主体的额济纳旗的绿洲林带;此外贯穿阿拉善西东走向的梭梭林带长800公里、宽30公里,起着最重要的防风固沙的作用——阿拉善有史记载就受到这三大生态屏障的护佑,历史上一度还享有“居延大粮仓”的盛名。
   但是改变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由于黑河上流多处建造了水库,截流严重,黑河给水量的大幅度减少,使额济纳绿洲内的两个湖泊——东居延海和西居延海分别于1961年和1992年相继干涸。人口增加和过度放牧等原因,使得整个阿拉善沙漠的绿洲面积由6500平方公里退化到目前的3328平方公里,并且以每年13平方公里的速度递减。横贯东西的梭梭林由113.3万公顷只剩下现在的38.45万公顷残林,并仍在以每年0.17万公顷的速度减少;贺兰山西麓天然次生林更新困难,目前仅存3.58万公顷;180余种包括国家一、二、三类珍稀动物在内的野生动物或远走他乡或濒临灭绝……
   当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西北、华北甚至华东、华南以致韩国、日本等地越来越频繁地遭受到沙尘暴时,阿拉善这个以往不被提起的地名,因为成了我国最严重的沙尘暴地区而众所周知。此外,国外沙尘暴冷空气入侵我国的几条路径都要经过阿拉善,所以这里既是沙尘暴的必经之地又是发源地。经过了几代人的破坏和治理,人们终于明白了“人进沙进、人退沙退”的道理,人类和沙漠之间不是非要斗争,共处才是最安详的方法。
   尽管阿拉善沙漠依然没有完全止住恶化的步伐,但是这里依然有一种纯粹的无辜打动着你。比如晚上一抬头就被繁星闪烁的银河给迷得目瞪口呆,很多人在夜空下总会情不自禁地裸泳,而且在我们下午埋沙不远处的沙丘后面,还特意开辟出裸奔区,想必在这个纯粹的自然环境里,人们经常会把自己的社会性忘之脑后。
    每天早上7点多跟着工作人员搭乘小艇从居住区的码头到娱乐区的岸边,刚开出去,就听得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扇翅声——几百只野鸭子擦着水面飞向了天空。它们刚过繁殖期,许多毛茸茸的小野鸭只会游水不会飞,居然趴在妈妈的背上被带上了空中,很可爱。开船的蒙族男孩小张说,多年来春季和夏季的野鸭每天如此,即使没有人的打扰,它们也会自动开始一天的“早锻炼”。小张来自距月亮湖100公里外的牧区,退牧还草后他们全家都被安置到附近的村镇。问起沙尘暴,他说那是他今生最害怕的时刻,狂风加剧着远处黑压压漂浮物的行进速度,能见度不超过1米,谁都不敢出门,因为都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更恐怖的事情。

来源:IT经理人杂志

版权信息ICP认证等内容
Powered by www.wedonet.com. Style Name:月亮湖(三). Run Time: